相关文章

合肥九旬老太8岁生女?身份证登错做亲子鉴定后改回

来源网址:

说起来,大女儿如果在世的话今年已经71岁了,但母亲却只有79岁。难道8岁时,她就生下女儿了?这个年龄困惑,让合肥市民彭立芳老人,一直觉得有块石头压在心里。

说起来,大女儿如果在世的话今年已经71岁了,但母亲却只有79岁。难道8岁时,她就生下女儿了?这个年龄困惑,让合肥市民彭立芳老人,一直觉得有块石头压在心里。经过多方努力,12月16日,老人终于拿到了真实年龄已是91岁的户口本,小了12岁的年龄终于补回来了。

稀里糊涂就登记了

昨天下午,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记者来到了合肥市经开区锦绣社区一小区,彭立芳正眯着眼睛在家开心地看着电视。

据悉,老人真实的出生日期是1923年6月24日。上世纪80年代,村里生产队到家中登记户口信息时,误将她的出生年份登记为1935年。当时并没有发现,后来办下户口本与身份证时才发现错了。“ 少写了12岁啊。”彭立芳的三儿子老卫跟记者说道。

年龄写错简单,更正难。一直以来,彭立芳也未重视年龄变小这个问题。

1993年,蔡岗村拆迁改造,彭立芳的住房也在其中,她后来搬进了现在的居住地。

“年龄不够”的烦恼

几年前,合肥市发放高龄津贴,年满80周岁的老人可享每年数百元的津贴。比彭立芳小的左右邻居都可以领到津贴了,彭立芳却因为“年龄不够”而被拒之门外。这让彭立芳心里有些憋屈,于是她让儿子去打听,能否更改年龄,但一直未果。

“改年龄太难了,而且年代已久,很多材料证明也拿不齐,去跑了几趟,感觉没什么希望。”三儿子渐渐淡忘了这件事,但彭立芳却一心惦记着。去年冬天,这件事又被她提上了日程。“ 当时也不知道从哪看到一则消息,说是可以改了。”老卫说。

与此同时,社区网格员卫艳也了解到这一情况,便帮着老卫一起为老人忙碌起来

有了人证却没物证

更改年龄最重要的则是人证、物证。彭立芳育有三儿三女,其中大女儿去年已经过世了,如果在世的话,是71岁。按错误年龄,老人只比她大了8岁,于情于理都不合。

与彭立芳年龄相近的左右邻居、当时社区的负责人等也都是关键证人。其中当时社区的老书记是原来的村书记,姓王,此时已经调到了其它单位。卫艳找到他时,他一口答应下来,并到辖区派出所做证明笔录。

除了王书记,卫艳还对当年负责村里人员登记、征地转户的相关人员和知情村民进行走访,翻阅村委会原始人员登记资料,并向每一届居委会书记取证。

人证到位,但还是需要一些物证。一开始,派出所提出可以用档案年龄来佐证,于是老卫到大哥所在的肥东一所师范学校去调档案,但好不容易才调到的档案,打开才发现母亲一栏中,只有彭立芳的姓名,却没有年龄记载。

坚持去做亲子鉴定

改年龄一路走得并不顺畅,老卫和几个姐妹都想放弃了。“ 改这个年龄做什么呢?就算拿补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拿几年?”老卫有一次气极,迸出这句话,但老人却一直较着真,“我就是90岁,为什么就改不了。”

最后,合肥市公安局户籍处的一位民警建议老卫去给母亲做亲子鉴定来提供一个科学依据。但是一打听,做个鉴定得2000多块钱,老卫犹豫了。“即使做了鉴定,也不一定就能改过来,这2000多也是不小的数目啊。”

但彭立芳得知消息后,却坚持要去做。拗不过母亲,老卫只得让兄妹中年龄最大的二姐陪着母亲一起做鉴定。

年龄已经得到更改

去年12月2日,已经90岁高龄的彭立芳和女儿一起来到安徽省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 抽血时都没喊疼,我妈特别坚持。”

半个月左右,鉴定结果出来了,彭立芳与小自己14岁的女儿为亲生,再加上此前还有一个大女儿,彭立芳的年龄错误又多了一重证据。

重重证据,层层审批。今年11月份,彭立芳错了30多年的年龄终于得到更正。12月16日,新办理的户口本送到了彭立芳手里。

记者看到,户口本上明确写着彭立芳,出生年月日1923年6月24日,被“偷走”的12年补回来了。“高兴!高兴哦!”

彭立芳说。“改不过来,耳朵都急聋了。” 卫艳说,老人的听力近一年来确实下降不少,拿到户口本后,心情也好多了。

蔡萍萍方玉珠李新本报记者朱庆玲/文马杨/图